第56章 棋子

    杨群看着范宛,说:“丞相府。”

    范宛愣了一下,疑惑:“我怎么会在丞相府?”

    “杨德带你来的。”杨群说。

    原来是杨德,怪不得,若是张涯和苏静安,肯定就会直接把她送回太傅府了,范宛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正要问杨群水喝,就咳嗽了一声,然后范宛顿了一下,心说我不会是也染了风寒吧,那风寒不会真的传染吧?

    想着,范宛看看杨群,然后说:“杨群,今天谢谢你了,也代我谢谢杨德,不早了,我走了。”

    说完,就要走,杨群道:“我送你。”

    范宛忙摆手道:“别别别,我自己回去就行,听说最近京城染风寒的人不少,我可能也染了风寒,这风寒好像还传染,你别离我近了。”

    看他往后退,杨群说:“无妨。”

    话落,范宛脑袋一昏又晃悠了,差点摔倒,杨群扶住他,等他站好,就放开了手,说:“你今天留在丞相府也无妨,我已经让人去太傅府说了。”

    范宛摇了摇头,说:“我还是走吧。”

    万一自己真的染了风寒,再连累了杨群。

    杨群就没有再说什么,准备送范宛回去。

    “你不用送我了。”范宛说着,就往外走,然后因为头昏,没有看清楚脚下,就被门槛绊倒了,啪叽一声扑倒在地,摔的满脑袋金星的伸手乱抓说:“我、我还是打扰你吧。”

    杨群:“······”

    扶住人到榻上,杨群问:“饿吗?”

    范宛:“我想喝水。”

    杨群说了声好,然后就去给范宛倒水了,等范宛喝了水,就说:“谢谢你啊,杨群。”

    “嗯。”

    然后范宛就又昏睡过去了。

    杨群起来准备走,却发现范宛还抓着自己的手,他微微怔了一下,看着那只白皙清瘦的手,范宛的手没有茧,他没有抓过姑娘的手,不知道姑娘的手是不是也和范宛的一样,温暖而看起来脆弱得仿佛稍微用力一折就会坏掉。

    他不喜欢脆弱的存在,但是抓着这只看起来脆弱的手,他却满心愉悦。

    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等范宛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夜半,她看到杨群一个人在下棋,就走了过去,说:“什么时辰了?你还没睡?”

    杨群见范宛醒来,就说:“还难受吗?”

    范宛:“有点。”

    说着,环顾一圈,看到桌子上的苹果和桔子,然后问杨群:“我能吃个苹果吗?”

    杨群放下棋子,问:“你饿了?”

    范宛:“啊,是。”

    杨群就喊了人来让厨下去煮粥,然后对范宛说:“你想吃什么,不用问我。”

    范宛本来想说不麻烦,然后就见下人已经离开了,也不知道现在什么时辰,范宛应了声,拿起一个苹果啃了一口,凑过去问:“你一个人在下棋?”

    杨群:“嗯,会吗?”

    范宛摇头说:“不会。”

    杨群就说:“我教你吧。”

    范宛点头说:“好啊。”

    教他骑马的时候杨群就发现了,范宛很聪明,基本什么都一教就会,围棋也不例外,杨群只是教他一盘,他看了,就完全明白了,苹果吃完了,正好粥也来了,范宛问:“你吃饭了吗?”

    “吃了。”

    “那你要不要再吃点?”

    “你吃吧。”

    范宛喝完了粥,满足的叹了口气,然后和杨群说:“采花大盗的事情是刑部查办的,不是大理寺,听说这采花大盗名字叫雪公子,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杨群说:“雪公子?假的。”

    范宛:“假的?你怎么确定?”

    杨群问:“你听了那个故事?”

    范宛点头道:“是啊,你也听了?”

    只听杨群说:“嗯,听了,这故事是太子爷编的,目的是为了让采花大盗过去找他,他好抓人。”

    范宛:“······”

    太子编的?

    范宛不敢置信!

    竟然是萧燃编的!

    还有:“若是采花大盗真的去找殿下了,那殿下岂不是很危险。”

    范宛担心起来。

    杨群说:“不用担心,太子爷身边不止邓贤,而且采花大盗也不一定会去找太子。”

    关于采花大盗的事情,他们知道的太少了,但是似乎所有人都不知道关于采花大盗的事情,刑部若是知道了,就不会这样束手无策,早把人抓了。

    范宛应了声,说:“听说南郡太守之子刘鹤被抓了,是真的吗?”

    杨群道:“是真的。”

    那看来苏静安知道的是真的。

    就在两人说话时,忽然杨德的声音传来:“少爷,好像是太子殿下他们来了。”

    杨群不感到意外,萧燃担心范宛,夜里肯定还会去找范宛,知道范宛不在太傅府,就该问了,自然会知道范宛就在丞相府。

    “嗯,若是他们不用拦。”

    “是。”

    话落,窗就被人打开了,然后萧燃跃了进来,接着是卫驰明和萧敛,他们看到范宛和杨群围着桌子似乎在说话,就赶紧走了过去,萧燃冲过去抓住范宛,问:“太傅府门房说你受伤了,怎么回事?哪儿受伤了?额头怎么回事?谁打的!”

    范宛猝不及防,被晃悠的咳嗽了一声,说:“殿下,我没事,只是小伤。”

    萧燃问:“谁打的?”

    范宛就道:“不是谁打的,是我多管闲事才捱了一棍,和谁没有关系。”

    萧燃这时又冲过去抓住杨群:“你为什么把他带来这儿?”

    杨群就说:“太傅府不安全。”

    萧燃听了,想到东宫现在也不一定安全,毕竟自己让人把编的故事说出去的,想着,萧燃放开他,然后哼唧着问范宛:“还疼不疼呀?”

    范宛说:“不疼了,殿下,你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吧?”

    萧燃高兴道:“没有。”

    范宛不明白他为什么还一脸高兴,说:“殿下编的采花大盗的故事,已经有很多百姓都知道了,那采花大盗知道了,若是在意的话,肯定要去找殿下,我觉得殿下不该编那样的故事。”

    萧燃就说:“你放心,又不止那一个故事,还有好几个关于采花大盗的故事,不过还没有叫人说出去。”

    “老子编的第一个故事是说真正的雪公子是个好人,而假的雪公子不是个好人,所以这采花大盗肯定还听了觉得不错,但是接下来的几个故事就是专门骂他的了,他听了肯定要发怒,然后去找老子,届时,老子非抓住他打死不可。”

    范宛听得惊呆了,还有好几个故事?还是骂采花大盗?这且先不论,万一没有抓到采花大盗,而是被采花大盗抓了怎么办?

    “殿下,我还是觉得不妥。”范宛说。

    这时,卫驰明说:“小师弟,没什么不妥的,反正采花大盗要是不在意我们也没有什么,要是在意了,我们说不定还能抓到他,对我们百利而无一害啊。”

    范宛却摇头说:“若是没有抓到采花大盗,反而是我们之中有人被抓了怎么办,在不了解采花大盗的时候,我觉得还是不要打草惊蛇的好。”

    他说的不无道理,萧燃听了,说:“可是我想快点抓到采花大盗。”

    范宛道:“殿下,我也想,但是还是先多查查采花大盗比较好。”

    “怎么查?这个采花大盗神秘的很,没有人知道关于他的事情。”萧燃说:“我还编了几个故事,有个是说采花大盗是个背叛师门的人,有个说采花大盗是个奇丑无比所以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还有一个说采花大盗是个没有那什么的人,他听了,说不定就会出现了。”

    这几个故事真是不知道让人说什么好,范宛道:“那再等等,不行了就试试这个方法。”

    萧燃就道:“好。”

    杨群这时道:“不知道有没有人见过采花大盗,若是有,说不定能依据那些,问江湖里的人,可能有线索。”

    萧燃闻言,想了想,说:“那晚你有没有看到什么?”

    杨群摇头说:“没有。”

    萧燃说:“我看到他戴了一个鬼面具,至于衣裳没看清。”

    卫驰明:“可是听说采花大盗每回戴的面具都不一样。”

    几个人都沉默了。

    这时,范宛说:“采花大盗抓的人都是脸上有一颗小痣的人,或许能从这个查查看。”

    卫驰明说:“还得是好看的小红痣。”

    萧燃和杨群还有萧敛认为范宛说的有用,确实,会不会是采花大盗喜欢的人是脸上有颗好看的小红痣,要是能找到这个人,说不定就能知道采花大盗是谁了,然后就能想对策抓人了。

    杨群说:“该让人去刑部看看被抓的人,然后去问问那些人的家里人,家里人会知道的更清楚。”

    萧燃就道:“好,我让邓贤去刑部问被抓的人的家在哪儿。”

    卫驰明说:“那明天我们去问吧,或许能很快就知道采花大盗是什么人了,若是红痣的位置都是和小师弟的一样,那采花大盗喜欢的人肯定也一样,就可以依照这个来找人了,不然要是脸上有小红痣的人挺多,那找起来无异于难如登天。”

    萧敛这时道:“或许还能从桃和花去查?”

    卫驰明问:“从桃和花去查?怎么查?京城卖桃的和卖花的那么多,若是从这儿查,希望不大,而且桃和花不都一样吗,又不是说不一样,不一样的话那就好查了。”

    萧敛听了卫驰明的话,皱了皱眉便不说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