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擦伤

    两人商议了一番,最后决定一斤粉丝按二十文的价格收购,干粉在三十文,而她那些粉丝方子则是免费提供,到时候再按两成的提点给。

    许掌柜当即便掏出一百两银票,说自己先定些湿粉丝,等后续这牌子打响后再来定些干粉丝。

    楚歆允自然是满口答应,当即将满院子的几十斤湿粉丝全搬上了许掌柜的马车,还给他塞了几张制作方子,想必明天云间酒楼的粉丝便会风座整个清水镇了。

    果不其然,云间酒楼很快走出了蝗虫销殆的困境,推出了比蝗虫宴更为好吃精致的云记粉丝煲,又把陈掌柜的目光给吸引了过去。

    “你是说这粉丝煲又是那小娘子鼓捣出来的?”

    “是的,是有人亲眼看到许掌柜从楚家村出来,随后将一些东西搬回了后院......”

    陈掌柜眯了眯眼睛,随即道:“拿纸笔来,我要给王爷写信。”

    “是!”

    三日后陈掌柜收到了京城的来信,在看完后他便将书信给烧毁了,随后命人准备马车前往了楚家村。

    楚歆允还在家里忙碌着,这几日云间酒楼的订单量越来越多了,她和肖杀真是有些来不及做,她便拉了汪大娘一起帮忙,总算是能赶在快断货前将粉丝搬上了马车。

    可云间酒楼的马车刚走没多久,又一辆停在了自家门口。

    楚歆允愣了愣,就看到从马车上下来一个颇为面生的中年男人,笑眯眯的朝自己拱手。

    “都人姓陈,是京都德兴楼的掌柜,见过楚小娘子。”

    京都德兴楼?楚歆允微微一细想就恍然了,这不是总是跟许学柜打台的那个么!

    她只得点点头:“见过陈学柜,不知您近日来是......

    “昕间小娘子这里有一物叫粉丝,我这番来是想跟小娘子谈笔生意的,不知意下如何?”

    既然是来谈合作的,自然不能拒之门外,索性里面的东西都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她便邀请陈掌柜进去坐坐喝杯茶。

    两人稍稍入座后,陈学柜便迫不及待的说起了来意:“小娘子应该知道我这京都德兴楼做的都是来自京都的菜色,如若小娘子想把这生意做大,那自然是要将这粉丝销往京城,那些达官贵人最爱这稀罕玩意了!”

    陈掌柜当真是一句话说道她心坎上去了,毕竟在这个小地方,自己虽然有不少点子,却没办法施展开,就像这粉丝,若是能在京都销售那得到的银子几乎是翻倍增长......

    正当她在考虑可实施性的时候,肖杀回来了,一看到坐在旁边的陈掌柜,他脸色微微一沉:“小允,家里是来客人了吗?”

    “你回来啦,锅里的饭给你留着呢,快去吃吧。”楚歆允起身相迎:“这位是陈掌柜,今日来找我谈生意的。”

    “我还不饿,是来谈粉丝的生意么?”他很自然的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陈掌柜冲他笑了笑,态度很是谦和。

    “嗯,我觉得陈掌柜的想法挺好的......

    “小允还是在考虑下吧,如今些粉丝的产量不高,加上酒楼那便还要供货,恐怕有些困难。”

    楚歆允皱了皱眉,肖杀的话到也没错,但陈掌柜这边难得的机会她也不想放弃....

    肖杀又劝道:“可以再看看,若是赵大娘大几亩地的出产不错的话,那到时候可以再考虑下也不迟。”

    楚歆允转头望向他,肖杀冲她眨了眨眼睛,似乎话里藏话。

    以往自己谈生意的时候他根本不会说这么多的,今日怎么...

    陈掌柜也是个有眼色的,见两人似乎有话要说便道:“那既然小娘子今日不确定,那我们就改日再谈吧。”

    楚歆允也只能起身送客:“实在不好意思,我们改日再联系。”

    送走陈掌柜后她一脸严肃的拉过肖杀询问:“你方才那番话到底是什么?”

    肖杀劝道:“小允你忘了之前的事情了?之前你被人诬陷入狱那是这陈掌柜的手笔,而且许掌柜也曾劝过你,可不要上当了。”

    楚歆允惋惜道:“可陈学柜提的条件都挺不错的.....”

    “那也不能跟他合作,他是靖王的人,一旦合作的话牵连太大了,这相当于谋反!”

    “靖王的人?靖王是谁?还有这谋反又是怎么回事?”楚歆允狐疑的看着他,肖杀顿时一脸懊恼,都怪自己嘴快,竟然把这个事情说出来了!

    “这....这是我之前调查楚天宝的时候无意间发现的,当时还去问了许掌柜,总之与这样的人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你若真想把粉丝销往别处,那我们到时候再另想办法。”

    既然肖杀都这么说了,她也只得点头了。

    楚歆允还是相信肖杀的判断的,毕竟他也出手救了自己这么多次,与陈掌柜谈合作这件事就此搁置了下来。

    但一下子损失这么一大笔的生意资金,不舍得那是假的,她简直是无时无刻的都在心痛这可是一大笔银子啊!感觉还没到嘴边就这么飞走了。

    上午将粉丝做放在一旁晾晒后,她便想着上山去看看,这次她不想叫上肖杀,完全就是想上去散散心,纾解下郁闷的心情。

    肖杀再三确认:“真不要我一起去吗?”

    “真不用,这次我只是去散散心,不往里面走,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而且我逛一逛就回来了,你就在家休息吧。”

    肖杀想了想最后还是妥协了:“那行吧,你答应我的,不能往里面走,早些回来知道吗?”

    楚歆允嘟道:“知道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我就去走一走嘛,不会浪费多少时间的。”

    告别肖杀后她便独自前往了后山,在她不曾发现的地方,一道身影悄悄的跟在了自己身后。

    初秋的后山和夏季的不同,满山的叶片都开始变得金灿灿的,一些不知名的大树上挂满了果实,地上落了不少不见有什么鸟儿吃,想必是不能食用的。

    她小心翼翼的在外围一圈走着,心中却思绪万千。

    不知不觉自己也这个地方生活了半年有余了,日子与之前也算是有了较多的变化。

    她边走边想的不知不觉的朝若一处地方走了过去,等到她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站在一处不大的山洞前。

    楚歆允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腿,想着不如就在这附近休息一下吧,可还没等她坐下来,就听到身后的传来一阵什么东西划过的声音。

    她猛然警觉的站起身来,一回头就看到一条婴儿手臂那么粗的灰色大蛇正在草间游动,而目标正是自己这边!

    她怎么忘了这个时节正是爬行类生物出没的高峰期!

    从小就对这些鳞片类生物无爱的楚歆允这时候吓得脸色苍白两股颉额,她不敢乱动,因为直觉告诉她,一旦自己动了,那这蛇的目标便会瞬间转向自己....

    但很可惜的是,这蛇的目标正是自己!!

    楚歆允尖叫一声立刻朝着远处狂奔而去,被惊动的蛇也飞快的朝着她的位置游去,就在它即将咬上的那一刹那,一根棍子从天而降狠狠的击在了它的致命七寸上!

    而楚歆允也扑入一个温热的怀抱里,她猛然抬头发现是肖杀,还没来得及高兴,身体狂奔后的惯性力道便带着两人直直的往后倒去!

    肖杀下意识的将其护在了怀里,两人抱在一起如同滚山石一般沿着陡峭的下坡滚落了好一段路,最后停在另一处偏僻的角落里。

    回过神来的楚歆允连忙查看肖杀的伤势:“肖杀.....肖杀你没事吧!”这一路滚下来自己只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全靠肖杀把自己护的紧实。

    肖杀摇头:“我没事,可有伤到哪里?”

    劫后余生的感觉化作一股热流在她眼眶里打转,她当即也不管了哭喊着扑到他怀里:“我刚才吓死了!那么大一条蛇,要是真被咬一口我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肖杀连忙安慰道:“没事了,我不嫌弃,以后我来娶你。”

    楚歆允本来伤心着,被他这么一说顿时破涕为笑:“你娶什么娶啊!还有这么大的斜坡,幸亏你身体不错,要是一般人早就倒地不起了!”

    “是是是,那我以后一定好好锻炼。”

    “谁跟你说这个了!”哭了一阵的她感觉心里好多了,别扭的从他怀里钻出来,留着浓厚的鼻音说:“你之前是不是一直偷偷跟在我后面?”

    肖杀看着她不想是生气的样子,便点头道:“我也是担心,所以......”

    “哼,我说怎么老感觉后面有人,原来真的是你!”

    在确定肖杀只是稍微有些擦伤后,楚歆允终于是松了口气,毕竟这次是她硬是要独自过来,说到底就是自己太过自信了。

    自己还是得多加小心一些才是,一个小小的后山都有可能要了自己的性命。

    肖杀观察了下着附近的地势,发现有些格外的陡峭,他自己上去是没什么问题但若不使用绳子很难带楚歆允一起上去,他说:“小允,我去附近找找有没有藤什么的,你在此处等我下,马上就回来......”

    “不行!!”楚歆允下意识的拉住了他的手臂,这次独自上山的经历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心里阴影,若是肖杀离开的时候又出现什么蛇啊之类的东西,她岂不是完全没办法抵抗了?

    想到这里她不禁打了个冷额,哀求道”要不你带我一起去吧,我不想一个人呆在这里了,听着她难得的撒娇,肖杀只得点头应了下来,宽慰道”你跟在我身后就好。”

    “恩恩!”楚歆允连连点头,两人朝附近摸索着前进,这一块地方似乎很少有人来,岩石上布满各种青色或者枯黄的爬山虎,这种藤戛肯定是不行的,几乎是一扯就断了。

    两人只得继续前进,渐渐地发现了一些绿油油的宽叶片的地藤,楚歆允看着这叶片觉得有点眼熟,便要求肖杀停下来。

    “怎么了?”肖杀以为她哪里不太舒服,关切的问了问。

    她蹲下后先是查看了下叶片,心中的怀疑越发凝重,随后顺手捡了块破碎的瓦片开始挖掘,在看到淡黄色的块状物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她终于放下心来!

    别人不知道这是什么,但她是再清楚不过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