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族小说网>书库>都市青春>一号警官> 第1892章 会不会有误会

第1892章 会不会有误会

    带回了张大头,丁凡并没有急着审问他任何事情,而是叫人直将是送到看守所,有的时候,面对犯人,突击审问是必须要走的程序。

    不过面对张大头的时候,这种突击审讯确实没有什么必要,反倒是需要一点时间,给他多想想。

    将人送到警局之后,丁凡顺便在外面吃了一点东西才回到酒店。

    不过还没进门,就在门外听到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其实酒店里说话带着两个人,也不过就是秦璐和爱丽这两个人。

    但是这两个人说的事情,着实有点叫丁凡望而却步。

    要是没有猜错的话,和两个人似乎是在商量,后面给丁凡换上那套八神庵的疯狂服装,听上去爱丽还打算给他化个妆之类的。

    说实在的,就那一身衣服,丁凡都不想穿,她们还想在自己的脸上画画。

    可惜,这里面说话的人毕竟是自己老婆,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丁凡想都没有多想,转身就去了隔壁胖子的房间,反正这几天他也不会回来,短时间他都要住在游戏厅那边了。

    这个房间空着也是空着,简单的洗漱之后,丁凡一头趴在了床上,没多长时间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浑身酸疼的从床上爬起来,说实在的,这段时间丁凡也是好长时间没有好好以锻炼一下了。

    昨天突然的动手,全力之下的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虽然没有受到伤害,可身上突然爆发出来的气势,对于身体也是有一定消耗的。

    “看来真是上了年纪了,几天不练,这身上都快生锈了!”丁凡一边活动着僵硬的身体,有点无奈的说道。

    简单收拾一下,连秦璐都不叫一声,在外面简单买了一些早餐直接去了警局。

    这一大早上,张大头已经被安排到审讯室里等着了,两个年轻的警员一大早就在外面等着,或许也是因为之前小江在审讯中被丁凡看上,现在跟着他们一起调查案件,让这些年轻的小警员一个个也跟着兴奋起来。

    不过今天过来,丁凡并没有叫他们跟自己一起审讯,只是找了一个速记警员跟着,随后将手上的早餐分给他们。

    手上拿着另外一袋子吃的直接去了审讯室,将早上买来的早餐放在他的面前说道:“早上还没吃吧,专门给你带来的。”

    张大头到是没有挑剔,抓起面前的包子,大口的咬了一口。

    丁凡做在一边,打开了手上的袋子,三下两下将面前的东西吃完,丢掉了手上的垃圾,这才开口问道:“想了一晚上的时间了,想好了没有?”

    “我想知道的那个人,应该不是干那一行的!”

    “他的杀人手段其实并不怎么样,杀人不过形式感太强,看着气势恢宏,行家一看就知道,他是个生手!”

    “其实你就算是不说,这个人也藏不了多长时间。”

    张大头一听这话,顿时有点吃不下去了,嘴里咀嚼的动作,也缓缓停了下来。

    “我没想过他会杀人,而且他也不像个会杀人的凶手!”张大头确实想了很长时间,真是昨天一晚上的时间他都没有睡觉一直都在想着这件事:“我认识的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会杀人的下孩子,我看的出来……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

    丁凡伸手在头上抓了两下,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是不是误会,你应该心里比我清楚,东西是你打造的,也是从你手里流出去,落在谁的手上,你应该很清楚才对!”

    丁凡一边说着,顺势从一边的盒子里面拿出郑南成死后的照片,随手放在了他的面前,敲打了两下照片上的伤口顺嘴说道:“看看,这种伤口,你应该很熟悉吧,是不是你打造出来的,我想你应该一目了然了吧!”

    “不是他,难道是你吗?”

    郑南成的腹部伤口,狰狞外翻着,明显就是他之前打造出来的东西造成的创口。

    而且这东西,也是被他送给了别人,那种伤口他自然明白。

    “我不想狡辩什么,但我认识的那个孩子,真的不会杀人!”张大头犹豫了很长时间,不过最后还是没能抗住丁凡的眼神压力,地下头承认道:“我不知道他叫什么,我都叫他小胖,他叫我老肥,我们两个算是一对忘年之交。”

    不知道名字,这也能成为忘年之交啊?

    以前经常听人说起忘年之交,但人家多少也是认识之后,相互都知道对方的底细,加上年纪有点差距,这些人才会说什么忘年之交之类的话。

    今天张大头算是给他上了一课,原来有的时候,忘年之交也是可以没有名字这一项的,两个完全不知道名字的人,竟然也能成为忘年之交。

    不过也不用管这两个人是什么交情,反正丁凡也对此也不感兴趣,想知道的也不过就是那个所谓的小胖究竟是个什么人而已。

    “说说你对他的了解,不要跟我说性格,我想你就是想说八成都说不明白,因为从一开始,你就没有看透过他!”丁凡对于张大头也不客气,直接了当的说道:“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杀人了,上一次他是直接将人活活烧死的,这一次他想做点新的尝试,所以他这一次动用了一点新鲜的手段,甚至用上了器具,想要查到你的身上,也就不存在多少难度了!”

    “我也不想跟你说那么多废话了,想来你以前被抓进来的时候,那些话你也听了不少,有些事情你应该自己心里有数。”

    “我不是让你将责任撇清,也不是说教你栽赃陷害,你这是在救他,这条路没有回头的余地你很清楚,你现在说,兴许我还能找到他,法院怎么判我不知道,但我要是在外面遇到他在想杀人,我可以将他就地击毙。”

    丁凡不难看出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错,叫张大头将所有的一切都供出来,显然是有点叫他为难。

    但这个时候,可不是他们逞兄弟义气的时候。

    张大头也明白丁凡的意思,毕竟不是第一次进来了,对于一些相关的政策他确实很清楚。

    左思右想之后,终于还是点头说道:“我送了他一套手甲。”

    “我确实不知道他叫什么,只是见过他的车子,是一辆面包车,看上去有点破旧,之前他经常到我这里来,有时候送我一瓶酒,有的时候,他会跟我聊上很长时间!”

    “大半年之前,他失踪了,我很担心他,找人打听了一下他的情况,后来听说,那段时间,警局严打黑加工点,他家里被查封了,他被这件事牵连了进去。”

    “前段时间,他从里面出来了,开着那辆车过来找我,在我家里喝了不少酒,我发现他的精神状态不太好,说的话我也听不太懂。”

    张大头不是一个擅长言辞的人,在丁凡放在他面前的纸上写下了一个车牌号码,低声的说道:“我不知道他究竟发生了什么,有一天他突然来找我,他说想拜我为师!”

    “他知道我会点拳脚功夫,以前也不是没有表示过想要跟我学功夫,但是这件事我一直没有答应,就像你说的,想要学拳,不只是要看资质,更要看这个人的心胸气量。”

    “他资质不好,至于他的心胸气量,其实也不怎么样,怨气太重,真的学了,我怕他就走上歪路,所以找我说了几次之后,我一直都没答应。”

    “可是那天,他突然来找我,身上带着伤,在我家里喝了不少酒,借着酒劲儿跪在我的面前,如果我不答应他,他就一直跪在我面前,一直跪到死!”

    丁凡拿起那张纸,若无其事将那张白纸收起来,顺势问道:“那你怎么说,你应该不会收下他吧?”

    张大头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低声的说道:“我当时有那么一会儿,确实动心了,他也算是心诚,之前也不只是说了一次,而且那天我看到他身上的伤,八成是被人打了,有那么一瞬间,我是真的想过要收下他。”

    “可是我站起身,回到房间想了一晚上之后,本来已经做了决定,就打算收下他了,没想到打开房门的时候,他已经走了。”

    看来这两个人就是没有师徒缘分,有的时候,想拜师就是这样的,可不是说你想拜师,师傅就一定会手下你的。

    老师傅或许会当机立断的跟你说明,觉得你就是不适合,但有些时候也会不声不响的转身离开。

    这种情况一般有两种可能,一个是回去琢磨一下,顺便考量一下你的耐心问题,你要是真的有有点耐心,或许也有可能会收下。

    另一个可能就是,老师傅走了就不会在回来了,一点希望都没有。

    张大头明显就是属于前者,虽然资质不怎么样,但他看着小胖还是有点可怜,想过实在不行就将他留下,哪怕是什么都练不出来,总能打熬出一身力气,还能有点吃饭的本事。

    哪想到,这才不到一晚上的时间,小胖就自己走了,看来两人之间还是没有这个师徒缘。

    “有些事情终究还是强求不得,或许你应该为他当初离开,而感到庆幸!”丁凡手上拿着两张照片,一张张的摆放在他面前,冷声说道:“他要是学了你的本事,那是给老祖宗丢人,老祖宗一辈一辈传下来的东西,真的给了他,那可就真的是糟蹋了东西,还给老祖宗丢人。”

    “两条人命,两个无辜的人惨死在他的手上!”

    张大头看着两张照片上的人,也有点不忍直视的偏过头去,皱着眉头说道:“这件事也不能全都怪他,这一切都是事出有因,或许他们之间本身就有仇怨。”

    “这件事难道就一点意外的可能都没有吗?”

    丁凡到是被他这话气笑了,伸手按在额头上,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觉得有可能吗,看看这道伤口,一下能说成是意外,你看看这伤口是几下打出来的,是不是意外,别跟我说你看不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